《无尽远征》主美莱德——不受桎梏的挑战者
2017-05-03 13:08:00

 

        2003年,《魔兽世界》横空出世,艾泽拉斯大陆的瑰丽世界和波澜壮阔的历史绘卷让全世界为之疯狂,此时仅限美服开放,然而遥远的中国有一个少年为了获得测试资格,为当时的暴雪画了一张同人画,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表达一名玩家对圣光的膜拜。
画中女王希尔瓦娜斯以骄傲的姿态藐视脚下的大地,左下角署名“Led Zeppelin”。齐柏林飞船,硬摇滚和重金属音乐史上极其重要的英国乐队,透着不羁的狂风,这是《无尽远征》主美“莱德”名字的由来,而这幅画最终被暴雪慧眼相中,成为官网上刊登的第一位华人画师作品。当时还在中国美院工业设计专业就读的莱德,好像得到了人生中最高殿堂的肯定,毕业后毅然决然走向游戏产业成为一名专业游戏画师。
莱德对游戏的爱,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种子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从单机到页游,再到网游,几乎见证了每一个游戏时代的兴衰起伏,而后更成为了暴雪的忠实粉丝,能够进入暴雪这样的公司为自己所热爱的游戏绘画,简直是鱼与熊掌兼得的快事。
实际上,暴雪在刊载他的同人图时,也确实向他递来了橄榄枝。此时好强的莱德也站在了人生最难抉择的十字路口,接受暴雪的邀请就有机会与世界顶尖画师、制作人并肩作战,但如果可以用自己创造的作品挑战那些屹立在圣山上的大神们,岂不更加刺激?
从那以后,他尝试参与过许多游戏制作,为自己累积创造游戏世界的资本,包括在一些国内知名团队如《怪物猎人online》、《英雄联盟》等项目内工作,尤其是对欧美系网络游戏有着偏执的喜爱。游戏界是一个快速更迭的行业,新作品总是层出不穷,尤其是在当下这个追赶速度的时代,研究产出引领潮流的网游是他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执念。目所能及皆乐土,精粹之极皆我身,将这些世界顶级的优秀作品融合为自我的一部分,对于任何一个从业者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,而对于画师来说,这是形成自我风格的重生历练。
和《无尽远征》创作团队其他成员认识,也是源于魔兽,随着年龄的增长,每个人忙碌于上班下班养家糊口的两点一线,但在心中都不曾忘记大家共同的梦想:将曾经撼动人心的欧美魔幻世界用2D呈现给手机玩家,让曾经整夜蹲点刷本的小伙伴,因为这样一款MMO游戏重新集结。
莱德沉浸在游戏中时,除了细细品味那些藏于游戏世界角落里细腻真实的感情,也痴迷于研究各式各样的画风,《机械迷城》、《旗帜的传说》、《风之旅人》、《勇敢的心》都曾令他着迷,后来在《无尽远征》中也都能寻到这些游戏的影子。蒸汽朋克、剪纸风、欧美魔幻、空灵缥缈……对应游戏内的野性草原、神秘洞穴、旷野沙漠、机械城等风格迥异但又各具魅力的2D场景,而场景内细节的把握(长脖鹿和雪人的小点缀)、性格迥异外形抢眼的Boss和NPC、带有各自职业风格和风骚外表的主角们,恐怕给大多数玩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 
在团队当中,莱德同样是值得信赖的管理者,美术成员相互之间有个不成文的默契:“简约时尚”是《无尽远征》的基调与追求。在他看来, 2D并不意味着过时,2D和3D只是两种不同风格,从3D真实场景和人物到2D横版,他们在一步步做减法的同时,并没有减弱细节展现。为了配合2D的表现力,在前中后景、颜色表现力、战斗位置关系上都不厌其烦地做各种实验,才最终造就了目前大家所看到的无尽特有的风格。“一个世界在横行”——这是来自于一位参与了《无尽远征》三次测试的资深玩家的评价,也是莱德和他的美术团队工作成绩最完美的概括。
莱德曾经去美国旅行,特意凌晨三点起床,参观科罗拉大峡谷和优胜美地国家公园。坐在直升机上远远望去,绵延的山脉像一条桀骜不驯的巨蟒,匍伏于凯巴布高原之上。越过一座山,科罗拉多河随即映入眼帘,一条碧绿的长河从棱角分明的山脉中横穿而过。游戏世界源于真实的大地,这些历历在目的大自然成就了泰萨瑞姆大陆,如果你已经沉湎其中流连忘返,那么你眼前的一切就是真实本身。
(科罗拉大峡谷)
(优胜美地国家公园)
莱德从不后悔当年拒绝了暴雪,如果没有那样的年少轻狂和义无反顾,就不会有现在的《无尽远征》,一个画师最值得骄傲的是,倾注了自身理念的作品获得了玩家的认可,在没有人相信2D MMO可以还原一个全新世界的时候,他用近乎信仰般的态度将游戏中每一个角落都写满了故事。
这就是莱德,正如那支英国硬派摇滚乐队“Led Zeppelin”一样,坚定自我,永不妥协,精益求精,直面挑战。